• 武漢市新新傳媒集團2022年7月月度學習會(一)

           2022年7月25日,武漢市新新傳媒集團有限公司開展了主題為《佛教信仰、商業信用與中古時期寺院金融的興衰》的學習會。課程由北京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周建波教授主講,現場共有90名業務骨干參加。

     

           過去學術界對佛教的研究,更多的側重于佛教的傳入對中國哲學、宗教、文學、美術、建筑等領域的影響,而對中國社會經濟生活的影響研究較少。其實,佛教的傳入不僅為中國帶來了一種新的思想文化和宗教文化,其本身也是一種新的社會組織形式,有其獨特的經濟形態,因此,它也給中國傳統社會的經濟生活帶來了新的形式與內容。接下來讓我們跟隨周教授的講解走進佛教傳播與金融的發展、變遷這部“史詩大片”。

    一、中古時期佛教熱的形成

           佛教約從公元1世紀開始傳入中國,經過魏、吳、兩晉到南北朝,是翻譯和研究佛教經典的階段。到隋唐時代,中國佛教徒通過對印度佛教的吸收、消化,完成了佛教的中國化,禪宗把佛教推向發展的最高階段。到明朝中葉,佛教逐漸世俗化向民間發展,這是佛教的世俗化階段。關于佛教在中國得以傳播的原因,學術界有兩個比較一致的觀點: 第一、中國傳統思想認為宗教的作用僅限于教化民眾,而不像西方社會把宗教作為統治的基礎,宗教不足以成為中國統治階級的工具。這也是中國歷史上沒有宗教戰爭的原因。 因此,宗教在中國社會的地位較低是造成佛教廣泛傳播或盛行的一個重要原因。 第二、佛教是對中國傳統思想的重要補充。一個社會對一個人的生命歷程需要給出完整的指導方案。在人生的初期要提倡為社會服務,這就是所謂入世。而在人生的晚期,在人面對死亡時,也要給出指導,提供相應的精神層面的終極關懷,這就是所謂的出世。如果一個社會意識形態中只有入世沒有出世,這個社會會不穩定。反之,這個社會會死氣沉沉。佛教的傳入,正是為中國社會提供了一個比較完善的關于滿足中國人在精神上的終極關懷需要的方案,彌補了中國傳統思想在這方面的缺陷。因此,佛教在中國被廣泛接受并盛行起來。


    二、佛教信仰與中古時期金融業的發展

          中國的金融業自先秦、秦漢就發展起來了,并創造了質押、抵押、擔保、信用借款等多種信用方式。作為專業從事精神生活研究、傳播的宗教組織,佛教寺院從產生之日起就和世俗社會存在著密切的“交換”。它需要世俗社會的包括房屋、錢財、土地、勞務在內的捐施以滿足其基本生活需要,而世俗社會也需要它的精神布施以指導其協調與自然、社會的矛盾,從而更好的生活。對于世俗社會的捐施,寺院除留下一部分維持寺院和僧人基本生活需要外,剩下的部分,一是無償救濟貧苦大眾,亦即后世所說的慈善活動;二是將金銀、糧食等動產用于出借以收取利息,以及將房屋、土地用于出租以收取租金等商業活動。寺院金融,即將信徒布施的金銀、糧食、布帛等動產用于出借以收取利息的商業活動。

          進入隋唐大一統國家后,寺院金融更加發達。寺院放貸在南北朝雖有大的發展,“但比起唐代來,其規模財力,以及普遍之情形,則無疑是小巫見大巫”。一方面,這與大一統時代民眾生活水平的提高增加了對金融的需求有關,乃至一般寺院皆“輒作庫質錢取利”。當時寺院普遍“既立鋪店,又收質錢,兩種資本既可互通,寺營質業的規模必然大增,而且隨著鋪店、質錢舍屋各營業據點的設置,以寺院為中心的質借網絡,似已隱然成型”,“唐朝寺院之質庫求利,可能漸向區域性金融中心發展”。

     

    三、寺院金融與中國金融業市場邊界的拓展

          1、寺院金融利用來自社會的捐施積極放貸,開中國金融史上利用社會資金向外放貸之先河,大大提高了中國金融的社會化程度。寺院的捐施放貸與后世利用客戶的存款放貸有本質的差別,但其共同點都是聚集社會資金,實現廣泛的社會流通??梢哉f后世利用客戶的存款放貸正是從寺院金融的捐施放貸中發展、分離出來的,這正是金融業發展早期,宗教機構較之世俗社會更易建立強大社會信用的反映。    

          2、寺院金融推動了質(抵)押、擔保等有利于降低社會化過程中借貸風險的技術的普及,開啟了中國典當業的發展。質押、抵押、擔保等信用方式在秦漢金融市場中已有使用,但低水平的生產力導致財物的流動性差,因而并不普及,將其發揚光大的則是魏晉南北朝的寺院金融。

          3、寺院金融為社會化過程中資金流的高效、安全運行提供了技術借鑒,潛藏著后世匯兌業務的萌芽。用社會化方式配置資源,自然存在如何提高資金流的高效、安全,避免因某個環節的阻塞而影響整個市場運轉的問題,而社會化的另一面是可以相互抵消彼此的資金往來,只是需要有一個卓有信譽的、分支網絡多的大組織來實施這項工作。學術界公認,中國歷史上為遠距離貿易中的資金流通從事匯兌業務的金融機構,當以晚清的票號為最成熟,而中晚唐的“飛錢”則是其雛形期,且均由饒有資產,各地有辦事機構的富商發起。但在南北朝,在擁有巨額資產,以及跨地域巨大網絡的寺院掛單制度中已蘊藏著后世匯兌業務的萌芽,成為日后金融市場資金流安全、高效的前驅。

          4、佛教的傳播帶來了信用借貸的突破。無限的慈悲之心,普度眾生的宗教理念驅使佛教徒不斷突破傳統市場信用的限制而積極向貧窮民眾施舍。而質押、抵押信用方式的廣泛普及,也為信用借貸的大發展開辟了道路,以致唐宋以后的信用借款,一是盡量增加(質)抵押貸款的比重以規避風險。二是萬一借款人的全部動產仍不夠賠抵償欠款,則以擔保人的資產作抵。

          5、寺院金融為金融市場的社會化管理提供強大的倫理支持。唐中葉前,社會中宗教性活動的內容較多,往往由寺院、僧人擔任發起人、組織人或頭領的角色。但唐中葉后的會社中,宗教性活動的內容減少,而經濟、社會等世俗性活動的內容增多,越來越具有盛行于后世的資金互助協會,亦稱“合會”的性質,反映了佛教對社會經濟生活的強大滲透和指導作用。隨著世俗利益的興起,因宗教熱產生的會社組織正越來越擔負起世俗商業活動的角色。 


    四、唐中葉后寺院金融的衰敗

          第一、隨著和平年代的到來,外部花花世界的美好構成了對僧人強有力的誘惑,導致了充當社會財富橫向流通的寺院平臺的腐敗,造成了社會資源的嚴重浪費。隨著充當社會財富橫向流通角色的寺院財富的不斷發展,引發了與政府在分割人口、賦役方面的日益尖銳的矛盾。但導致寺院金融最終衰落的還是唐中葉后的社會大變革。

          第二、隨著佛教熱的降溫,一方面寺院吸引社會資本的能力下降,另一方面規范借款人還款的能力也在下降。寺院金融走向衰敗的同時,中國本土金融卻在快速的復興當中。它們向寺院金融學習,借用其依靠超血緣的宗教信仰建立商業信用,這主要指到宋代最終形成的儒釋道三位一體的新價值觀,大大提高了在廣闊范圍內服務無血緣關系的社會大眾的能力。盡管如此,直到明中葉后,本土金融才將商業信用的建立伸展至利用社會資本放貸的領域。這意味著,直到明中葉,本土金融對寺院金融的消化、吸收才宣告結束。

           通過近兩個小時的學習,學員們領略了我國中古時期璀璨絢爛的佛教文化及寺院金融的興起、繁榮、和衰敗。課程結束后,集團董事長王奎英先生作了總結分享。他指出,在研究對象上,哲學和宗教的基本問題是一致的。哲學一般涉及宇宙論、認識論、和人生論等問題,宗教也不例外。兩者都滿足了人類對世界的確定性追求的需要。雖然人類知識不斷增加,但未知世界也在不斷增加,而科學卻沒有滿足人類對世界確定性的追求。在這些未知問題徹底地解決之前,宗教和哲學在某種程度上滿足了人類對世界確定性把握的需要,所以宗教、哲學本是一家。最后,讓我們共同期待周教授下一次的精彩課程!

    搜索
    返回頂部
    在停车场做了你